翻页   夜间
未来天王小说 > 姐姐请自重:我可是小说家! > 第九十五章第一场考试

    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[未来天王小说] http://www.weilaitianwang.la/最快更新!无广告!

    清晨,李长歌和徐风吟,禇云眠前往考场。

    萧良、云雁秋、程问晓等人则是回到云州城考试,李长歌在江州府考试,他们可不想和李长歌在江州府争四品,省得受到打击。

    来到贡院时,李长歌抬头一望,就见贡院街上停满了马车,贡院门口无数人接踵而至,其中不仅有赴考的小说家,还有考生的家长。

    “我以前参加清河县的考试就觉得人多,没想到参加秋闱的人竟然更多。不过这也难怪,云州在南方十六州中算是小州,应试之人尚且不少,何况南方第一大州的江州。虽然每三年都会进行一次秋闱,但有的人考了好几次也不能考中,日积月累之下,每次参加考试的人估计已经超过了三万人。”

    李长歌叹道,小说家在这个世界算少的了,然而在庞大的人数下,还是积少成多。

    “前些天让人去云州城给采薇姐送信,她此时应该收到信件了。等考中四品小说家,她应当会高兴得跳起来。”李长歌想到李采薇,嘴角不禁微微上扬。

    三、四品在一起考,但一般只有前十名才能考中四品,并且还得文气达到要求,通过文府的考核,才能成为四品小说家。

    徐风吟笑吟吟的说道:“李兄,我看你嘴角上扬,笑得贱兮兮的,莫非是想到了龌龊的事情?”

    李长歌微微一笑,说道:“徐兄说笑了,我只是想到了我姐姐。”

    禇云眠道:“我好像听说过,你姐姐长得怎么样?漂亮吗?”

    李长歌想了想,说道:“和你差不多。”

    禇云眠点了点头道:“那应是美若天仙,胜却人间尤物。”

    李长歌嘴角抽了抽。

    徐风吟看了看禇云眠,又看了看李长歌,沉思了一会儿,似乎在思索李长歌的姐姐应该长什么样子,他把手放在李长歌的肩膀上,认真道:“你缺不缺姐夫?认我做姐夫,我现在去帮你做掉邱承重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李长歌道:“徐兄不要开玩笑了,采薇姐不喜丑人。”

    徐风吟顿时浑身石化,僵在原地。

    丑人?自己很丑吗?

    虽然自己在海边风吹日晒,皮肤是黑了些,但哪里丑了?

    “童言无忌,童言无忌!”徐风吟咬着牙念叨道,让自己平息掐死李长歌的冲动。

    走到贡院门口,李长歌见前边人群接踵摩肩,回头道:“禇云眠,徐兄,到这里便可以了,不用再送了。”

    禇云眠点了点头,打了个哈欠:“那我回去睡觉了。”

    李长歌看着咬牙切齿的徐风吟,心中一动,微笑道:“徐兄,这几日来我曾写了《倚天》的后部分,就放在我的房间中,你若是有空,可帮我送给殷教谕。”

    徐风吟顿时双眼放光,说道:“《倚天》的后部分?好,我一定做到!你放心的去考试吧!”

    他忽又回头,伸手拍了拍李长歌的肩膀,说道:“如果考试失利,我帮你把邱承重捉起来埋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他便兴冲冲地走了。

    看着徐风吟远去的背影,李长歌张了张口,忘了跟他说了,《倚天》还没写完,并且还断文了,千万别想着领悟战技啊!

    万一领悟到一半断了……

    嗯,那也不关我的事!

    转过头,李长歌继续往前排队。

    “李兄!”人群中几个二品小说家发现李长歌,朝他挥手问候,经他们一喊,更多的人发现了李长歌,簇拥而至。

    “他就是那个写出‘云想衣裳花想容’的李长歌?”

    “没错,就是他了!”

    “李清平,你好!”

    “他在我们江州府参加考试?完了,又有一个四品的名额没了。”

    迎着打招呼的学子们,李长歌脸色怪异,李清平?那是什么鬼?

    有个当日在缚龙文会见过的学子钻了过来,笑道:“李兄,当日你作清平调,如今已经传遍江州府,别人都叫你李清平呢!”

    “李兄,那日多谢你作文镇压伪龙,你一定要夺得解元,好教周国之人知道你之才。”

    “别耽误了时间,我们让李长歌先走。”

    李长歌笑着不断回应致谢,到了贡院门口,差役也带着些许的尊敬,简单的为他搜过身后,便让他带着书箱进去。

    走在号街上,排着队去领取号牌,李长歌看到了几个熟人,除了邱承重外,霍安外,还有当日参加文会的几个人,像韩巨等承诺了不参加秋闱的便没有来。

    邱承重抬起头正好看到李长歌,两人的视线交错在一起,片刻后,李长歌便错开了视线,领了号牌,找了自己的号房。

    邱承重微微冷笑,心中暗道:“这一次秋闱我已是十拿九稳的了,李长歌,秋闱过后,我必定逼你自破丹田!”

    李长歌进入号房,先将书箱中的笔墨纸砚都取出来放到桌子上,再往砚上倒了些水,慢慢磨着墨,整理着散乱的思绪。

    秋闱又叫乡试,不同于院试,秋闱共考三场,每场考三天,每考一场便能离开考场,回家一日。

    这对学子而言不仅是脑力消耗的挑战,对于体力也是一种巨大的挑战。

    经常有学子在考试中体力不支,而被送出考场,导致考试失败。

    李长歌深深吸了一口气,再次坚定了文心:“我一定能行的,绝对能考得上四品!”

    吐出一口浊气,他目中的光芒已经变得无比坚定,文心煜煜发光。

    十点时,发卷官乘着牛车自号街经过,给每个号房分发试卷。

    李长歌从号房的窗口接过了一叠试卷,粗略的一数,三十页考卷,三十页草稿纸。

    他拿起考卷到烛光下一看,发现考的是填写经典小说段落。

    看向第一题:天生民而立之君,使司牧之,勿使失性。有君而为之贰……()……庶人、工、商、皂、隶、牧、圉皆有亲眼昵,以相辅佐也。

    中间则是空着一大段。

    李长歌早就背熟了这个世界的经典小说,瞬间就知道这一段出自《师旷》中的论卫人逐君,当即拿笔蘸好墨水,在中间写道:使师保之,勿使过度。是故天子有公,诸侯有卿,卿置侧室,大夫有贰宗,士有朋友。
最新网址:www.weilaitianwang.la
章节错误,点此报送(免注册),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