翻页   夜间
未来天王小说 > 姐姐请自重:我可是小说家! > 第八十五章不忠不孝,不仁不义

    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[未来天王小说] http://www.weilaitianwang.la/最快更新!无广告!

    李长歌来到三楼,眼前顿时一亮,三楼视野广阔,面前碧波万顷,湖天相接,不远处有几只水鸟。

    此等美景让来到三楼的人都不禁心生赞叹。

    三楼中间有一块平台,平台上摆放着十多张桌子,一些桌子摆放着笔墨纸砚,一些桌子则是摆放着各种精美糕点。

    三楼上的才子几乎都是穿着文府服,有的文府服上是一只水牛,有的是一只蜻蜓,有的则是一只白鹤。

    也有个别人穿着锦袍,便如徐风吟。

    “落霞与孤鹜齐飞,秋水共长天一色。”李长歌望着美景,不禁脱口而出。

    “好诗!”

    禇云眠站在旁边,嘴里仔细品嚼着这两句诗,心中不禁暗道:老师说的对,李长歌的确也是有着几分文采的,这诗当真不错。

    李长歌的诗顿时引来三楼几位小说家的目光,见他身穿白鹿服,都是心中一凛。

    “出口成诗,有如此诗才,又穿着白鹿文府的文府服,怕就是李长歌了。”

    “落霞与孤鹜齐飞,秋水共长天一色……此诗甚好,连我不爱诗的听着也觉得美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我看到这良辰美景,就只知道大叫卧槽,而他却在作诗。”有个二品小说家酸溜溜的说道。

    李长歌不认识这些人,当下也只是微笑着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殷鹿山品味着诗句,叹道:“长歌,你这两句诗便足以登上商文报了!若是传扬开来,极有可能成为传世诗句,你真的不参加文会吗?”

    他是很希望李长歌写上几篇镇龙文的,一来镇压伪龙,二来夺得南方第一才子的称号,三来则是打破云州数年垫底的局面。

    老师王秋雨也说道:“长歌,那九首大妖的蛇牙是钟府君在炼制的,倘若你能夺得魁首,钟府君拼了命也会把蛇牙炼成玄阶顶级的!”

    李长歌面露无奈之色,说道:“既然两位老师希望我能参赛,那我便参加吧,不过夺不夺魁首我可不能保证。”

    闻言殷鹿山和王秋雨都是大喜过望。

    殷鹿山笑道:“尽力便好。”

    王秋雨则道:“李长歌参赛,必能夺个魁首,洗刷我们云州这些年的耻辱!”

    虽说作文缚龙是为了镇妖,但谁都想争个名,像云州垫底多年,文府老师们心中都积着气。

    萧良道:“有长歌参赛,那我们便轻松了。”

    禇云眠撇了撇嘴道:“没志气!话该你一辈子都是三品。”

    “喂喂喂,禇云眠你说话客气点,什么叫作我一辈子都是三品?秋闱我可是要考四品的!不仅考四品,我还要争前十的!”萧良瞪大了眼睛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时候开始比赛?”程问晓问殷鹿山道。

    殷鹿山道:“时间是早上十点,快了。”

    众人一边赏着风景,一边吃着糕点。

    没过多久,上楼的学子越来越多,都是各州的顶尖学子,品阶最低的也是二品。

    不多久,江州府的知府也到了,江州府的知府叫郭望舒,是一位六品小说家,笑容满面,看上去很好说话,来了后文府老师纷纷上去打招呼。

    李长歌等人也是微微拱手。

    这时一位身穿锦服的青年摇着折扇上来,朝着李长歌拱手道:“李兄。”

    “方兄。”李长歌也向方少卿拱手道。

    “李兄,我得到消息,那邱家的邱承重,韩家的韩巨,张家的张天韵联合在一起,似乎打算针对你,可得万分小心。”方少卿道。

    “哦!针对我?我知道了。”李长歌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方少卿朝着另一处走远后,徐风吟注视着方少卿的背影,缓缓摇了摇头:“我不喜此人。”

    李长歌道:“哦,这是为何?”

    徐风吟慢慢收回锐利的目光,说道:“总觉得此人有些假了。”

    “假?”李长歌一愣。

    随着时间接近十点,三楼的小说家越来越多,已经聚了二三十人,所幸这镇龙楼足够宽阔,未曾挤满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一个相貌俊朗,气质彬彬的青年走了上来,面露微笑道:“徐兄,好久不见了。”

    徐风吟瞧了那人一眼,淡淡道:“邱兄,你好。”

    那青年道:“这几位是白鹿文府的小说家?请问尊姓大名?”

    徐风吟面露怪异笑容:“邱承重,你确定你不认识吗?罢了,我给你介绍下,那几位我不认识,这位是萧家的萧良,那女扮男装的小……大女孩是禇家的,至于那个抱着猫的便是李长歌。”

    禇云眠瞪视着徐风吟,嘀咕道:“什么叫大小女孩!哼!原本觉得李长歌就很讨厌了,这人看起来更加讨厌。”

    邱承重打量着李长歌,眼睛微微一眯,说道:“原来兄台便是李长歌,李兄,久仰大名,我听说你的《神雕》成为万人追捧之作,便想与你结交,今日总算见到了。今日李兄可要好好的作一首镇龙文,镇压湖中伪龙,好让我们看看云州第一才子的真才实学!”

    未一句声音却大了几分,让三楼的人都听得清楚。

    “邱兄说笑了,在场人才济济,在下不过一个二品小说家,魁首哪里轮得到在下?在下只不过参与一下,走个过场,露露面,真要镇龙,还得看诸位了。”李长歌拱了拱手道。

    众人看了过来,邱承重故意捧他,而他有意示弱,显然他不愿被置于风尖浪口之上。

    便在这时,一个不和谐的声音从邱承重身后响起:“李长歌,既然你有自知之明,便滚一边去!以你的人品,根本不配参加缚龙文会!”

    这个声音一响起,顿时吸引了所有人的眼光。

    只见一个锦衣男人走了出来,却是霍安。

    李长歌脸色未变,但语气却已冷了:“霍兄自我来到江州府便一直针对我,是想为霍连城报仇吗?”

    霍安指着李长歌骂道:“江州的文会除了需要才外,更需要德!在我看来,你李长歌不忠不孝,不仁不义,根本不配参加文会!”

    萧良等人心想霍安和李长歌有仇,但霍连城那是死有余辜,霍安再想报仇也只能私底下,在这种场面骂人家不忠不孝,不仁不义,这也太不正常了。

    江州知府站起身来,沉着脸道:“霍安,污蔑可是重罪!”

    虽然江州知府希望这次文会江州学子能夺得第一,但也不希望用这种诬蔑别人文名,害别人不能参赛的手段。

    霍安心中一惊,但随即一镇,道:“知府大人,我绝对没有污蔑李长歌。李长歌当日在云州写《犬奸》污人声名,已为无德,文中更是诋毁大商朝廷官吏,此为对朝廷不忠!”

    “文府老师宋微,督学使者郑化因他而死,俗话说一日为师终生为父,逼死老师,此为不孝!”

    “他作《九章算术》此旁门左道,一旦流传天下,必将祸害商国百姓,此为不仁!”

    “他与邓公孝、林锋为同窗,却作《师说》毁其文心,此为不义!”

    “此等不忠不孝,不仁不义之人,根本不配参加缚龙文会!”

    萧良等人都是心头微震,心说霍安这番说辞实在是太厉害了,每一点都有理有据,显然早已准备好了的。

    殷鹿山大怒,若是不明真相之人听了这番话还要以为李长歌真是一个不仁不义,不忠不孝之人,他虽然想为李长歌辩解,却一时不知道该怎么说起。

    李长歌冷冷道:“霍兄这套说辞简直强词夺理至极!你为逼我不能参赛竟然如此污我声名,真道我李长歌不敢再告一次圣状吗?!”

    一听到这句话,霍安顿时脸色大变。

    人人都知道李长歌告过圣状,而且全身而退,看样子还真敢告第二次。

    要真的告第二次,不管李长歌是死是活,今次缚龙文会成为笑话了。

    “霍安,李长歌乃是半圣看重的小说家,你可不要步霍连城之履!”江州知府道。

    霍安脸色阴沉,低着头。他最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,要是逼得李长歌告圣状,那对江州城而言就是一个大笑话,江州知府不会看着这种事发生的。

    “诸位请听我说。”邱承重笑道:“霍安所说不忠不孝,不仁不义的确是过了,但李兄并无官身,却作文讽刺朝廷,确实有僭越之嫌。”

    他想逼李长歌退赛,却不是想逼他再告一次圣状。

    这一招以退为进,既帮李长歌洗刷了不忠不孝,不仁不义的污名,却又肯定了他僭越之罪。

    在场大多数人都是点头,只有少部分人面露冷笑。

    邱承重为了这次缚龙文会准备数年,肯定是要将魁首揽下的,但李长歌这匹黑马突然杀出,给他造成了威胁,为了确保魁首落在自己身上,邱承重想逼李长歌参不了赛。

    不过李长歌那《犬奸》的确讽刺官吏贪污,说他有僭越之罪倒也不过分。
最新网址:www.weilaitianwang.la
章节错误,点此报送(免注册),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