翻页   夜间
未来天王小说 > 姐姐请自重:我可是小说家! > 第七十九章前往江州府

    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[未来天王小说] http://www.weilaitianwang.la/最快更新!无广告!

    接下来的数日李长歌在云州城买了一个小书铺,又进了一些书籍,便全权交给李采薇管理。

    李采薇得知李长歌要她管理一整个书铺,又兴奋又有些忐忑不安。

    李长歌说道:“采薇姐,你便放心吧,即便赚不到钱也没关系,权当打发时间。”

    “那可不行,我一定不能让你失望。”李采薇握着小拳头信心十足的说道。

    李长歌微微一笑,心说这个小书铺就让姐姐去弄吧,赚赔无所谓,反正他也不指望书铺给他挣到钱。

    自己现在也不差钱。

    傍晚的时候钟府君让差役来找他,让他前往文府。

    一路来到白鹿文府,进入府君殿,便见到那位气质如长剑般锋利的钟离忧。

    钟离忧正在低头整理书籍,看到李长歌来了,抬起头微笑道:“长歌,你要不要去江州一趟?”

    “江州?”李长歌想了起来,试探道:“缚龙文会?”

    钟离忧点了点头说道:“没错,看来你已经知道了,前不久我前往雷州,今年的海患比往年的还要凶猛,这次的缚龙文会提前在江州府举行,参加的人都是南方诸州中的才子,倘若你愿意去一趟,必定能为我云州城争个魁首。南方十六州中,我们云州可是年年垫底。”

    李长歌摇了摇头道:“这个……秋闱将近,我正在复读文章,只怕没有时间参加缚龙文会。”

    钟离忧微微沉吟,说道:“嗯,这倒也是,秋闱比文会更加重要。不过提前去见识蛟龙的凶威,顺便看看其他州府学子的文章,对你也有很大帮助。常日拘步于一室之内,目光难免受限。你不妨去一趟,权当游玩。”

    李长歌被说服了,说道:“那学生便去江州一趟了。”

    如果只是去旅游,李长歌还是愿意的。

    “那好,两日后你便和殷教谕一同前去。”

    李长歌点了点头,告别钟离忧离开文府,回到家中,跟李采薇说起这件事,李长薇显得异常高兴,笑得眼睛眯成月牙儿:“我听说能参加那缚龙文会都是三品以上的小说家,钟府君要你去,这是对你的看重。”

    李长歌笑了笑:“我只打算去游玩,并不准备参加缚龙文会。”

    虞晴道:“少爷,我曾经听教书的王先生说,那缚龙文会上谁的文章夺得第一,谁便是江云十六州的第一才子,少爷为什么不打算参加?”

    “所谓文会耗脑又耗力,争个第一才子又有什么用?有那个时间,我还不如多读两本书。”李长歌摇了摇头道。

    李采薇点点头同意道:“嗯,还是秋闱重要!倘若你顺利考上三品小说家,便是一年三品啦!”

    司虎瓮声瓮气的道:“少爷一定会考得中的!人人都说少爷有大才!”

    众人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就连小橘也跟着喵喵喵的叫了起来,似乎在说:我家少爷一定会考上的!

    两天一晃而过,这天早晨文府的差役便来了,李长歌和姐姐告别,上了差役的马车,准备离开时,小橘屁颠屁颠的朝马车跑来,轻轻一跃便跳过窗户,跳到马车中。

    李采薇忙叫道:“小橘,快回来!”

    车上,李长歌看着小橘道:“你怎么上来了?”

    “喵喵!”

    小橘跳到李长歌怀里,用小脑袋蹭着他的下巴,似乎在说我要跟你一起去。

    李长歌无奈的摸了摸它的脑袋,透过车窗向李采薇道:“采薇姐,没事,小橘我带过去了。”

    李采薇点了点头,看着马车消失在视线当中,轻轻叹了一口气,这一去又不好多天不能见到长歌啦!

    一路到了文府门口,李长歌一下车,便发现很多熟人都在。

    首先是钟离忧钟府君,然后是殷教谕殷鹿山,还有大比班文气最为凝实的三个学子:萧良,云雁秋,程问晓。一班的四名学子。

    让李长歌意想不到的是,殷鹿山的徒弟,上次见过的禇云眠也女扮男装站在人群当中。

    除此之外,还有两位官员以及多名讲师。

    李长歌见那两位官员气定神闲,料想应该是五品以上的小说家。

    果不其然,钟离忧指着那位浓眉大眼的中年男子道:“这位是云州的州牧耿清河。”

    李长歌没想到这人竟是州牧,急忙作揖道:“学生见过州牧大人。”

    耿州牧看起来是个宽厚温和的男人,道:“长歌,你这次去江州,可要为我云州争口气,江州连续多年都是魁首,今年有你在,说不定能让云州夺得魁首。”

    李长歌道:“这……学生一心备考,并没有打算参加文会。”

    耿州牧微微一愣,随即笑道:“也是,那便去看看当地的风土人情,好好的放松放松。”

    钟离忧又向李长歌介绍另一人:“这位是云州城的主薄邵蘅。”

    “邵主簿你好。”李长歌拱手道。

    邵蘅打量着李长歌道:“一表人才!听说你尚未婚娶?”

    李长歌意识到什么,立即道:“学生打算考上高品小说家再谈儿女之情。”

    “有志气!”邵蘅赞道,随即又摇摇头:“可惜,可惜,我侄女今年十八,陪嫁有两个庄子。”

    李长歌心说邵主薄要不要再问一次?

    钟离忧道:“时候不早,该是启程之时,我们送他们一程。”

    耿清河说道:“好!阴戒期门,微行要屈。降尊就卑,怀玺藏绂。便旋闾阎,周观郊遂。若神龙之变化,章后皇之为贵……”

    就见他从怀里取出一支笔,在面前的虚空中迅速写着字,奇特的是,这些文字居然停留在半空当中。

    钟离忧并未取笔,却伸手在面前写画,也浮现出一行文字:“阴戒期门,微行要屈……若神龙之变化,章后皇之为贵……”

    “地阶战技!”

    几个中品小说家都是低声道,目不转睛的盯着空中虚浮的文字。

    李长歌也睁大了眼睛看去,心中暗道神奇,这段文字出自小说《西京赋》,大意是出游如同神龙变化无穷,可以上天入地。

    此时随着钟离忧和耿清河写成,一股浩瀚巨大的力量突然浮现出来,面前的空间开始扭曲,似乎出现了一条不存在于现实的通道。

    “路程已由千里缩为百里,走吧!”钟离忧说道。

    殷鹿山招呼着众人乘上马车,向那条忽然浮现的通道行去。
最新网址:www.weilaitianwang.la
章节错误,点此报送(免注册),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