翻页   夜间
未来天王小说 > 姐姐请自重:我可是小说家! > 第六十九章三道题目!

    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[未来天王小说] http://www.weilaitianwang.la/最快更新!无广告!

    李长歌的话一响起,殷鹿山便是脸色一变,说道:“长歌,别激动!”

    郑督学也是脸色骤变,站了起来,叫道:“快!把他拿下!”

    李长歌面朝虞初圣人像,拱手而拜,高声道:“清河县学子李长歌,告圣状!状告督学从事郑化,兵曹从事万长河,文府老师宋微,文府学子霍连城,请半圣裁决!”

    他虽是二品小说家,但此时的声音却如同扩音般朝四面八方传了出去,顿时整个文府的学生和老师都听得清清楚楚,所有人都是抬起头,满脸惊疑不定。

    “告圣状?李长歌要告圣状?这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“告的人是督学从事和兵曹从事?卧槽,李长歌到底想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到底是怎么逼得他告圣状?”

    与此同时,身处在文府中的大比班学子都是面露震惊之色,他们早上便知道霍连城窃夺了《画皮》,只是还未等他们向殷教谕告状,便收到了警告。

    云雁秋抬头望着文府方向,喃喃道:“李兄……他这是要和那些人拼命了吗?这些肮脏之人,一定把李兄逼到不得不告圣状的地步!”

    告圣状与告御状相似,不过后者是向皇帝告状,而在九鼎大陆上,告圣状则是向半圣告状。

    半圣即为超品小说家,处于九品之上,离圣人只有一步的距离。

    每个学子只要身处文府的范围内便可告圣状,请求半空裁判,然而告圣状九死一生。

    无论输赢,状告者都得直面半圣投影的威压,轻则文心受损,三五年内无法参加考试,重则文心崩毁成为废人,甚至立即毙命。

    在九鼎大陆上,告圣状成功的寥寥可数,能够活下来的更是少得可怜。

    因此不是受到天大的屈辱,不是到了万不得已的地步,谁也不敢用这一招。

    “竖子尔敢!”那郑督学气急败坏,怒火冲天。

    他堂堂督学,正六品官员,竟然被一个没有官阶的二品小说家告了。

    无论结果如何都会影响半圣对他的印象。

    何况这一次实则他们故意栽赃给李长歌,根本经不起查。

    一旦被查出来,他郑督学最轻也要落了个徇私枉法的罪名!

    郑督学死死盯着李长歌,心中怒火滔天,早知道这个家伙会如此果断的告圣状,自己就应该用更隐晦的办法打掉他了。

    霍连城心中后悔不已,这个该死的李长歌竟然敢告圣状,早知道他就不听宋微的话窃取李长歌的小说了,如今只希望半圣不回应他……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虞初圣人像传来一声震动,紧接着文府的钟磬纷纷响动,犹如洪钟大吕的声音缓缓在文府当中响起。

    每个人都是惊骇地抬起头,半圣回应了?

    李长歌真的告了圣状?

    天空中忽有紫云从东边而来,迅速排开,很快便将文府的天空染成了紫色。

    而在紫云当中,缓缓出现了一道半圣的投影,声音沧桑而老迈:“状告者何在?”

    李长歌道:“学子在!”

    他看也不看郑督学、霍连城等人,一挥衣袖,朝外面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郑督学沉声道:“走!”

    他知道超品投影已经降临,这个时候绝对不能对李长歌动手,否则自己必定被半圣当众诛杀。

    但不管如何,霍连城的文章先行发表,又有万长河作证,半圣就算来了也不能怎么样!

    很快,所有人都到了虞初圣人像前的平台上,只见上方出现一道老者的虚影,半个身体隐藏在紫云当中,有一种神龙见首不见尾的感觉,威严、肃穆、不怒自威!

    郑督学、万兵曹以及文府老师纷纷朝着天空中的老人虚影行礼。

    而文府的其他老师、学子也闻声赶来,纷纷躬身行礼。

    传闻圣人至,紫气东来三万里。

    如今半圣虚影降临,文府周围十里的天空竟也被紫云染就,云州的人民纷纷出门抬头望天,惊呼道:

    “圣人降临了!”

    “半圣来了!”

    平阴府内,绍惠郡主忽听钟磬之声响起,脸色微变,急忙出门一看,顿时失声道:“半圣降临?出什么事了吗?难道有妖王入侵到云州城?侍剑,备轿,去文府!”

    此时刚离开雷州,正往云州行来的钟离忧也是抬头望着云州城的方向,随即伸手一指眼睛,目光瞬间拉近千里,看到了文府的情形。

    骤然,他勃然大怒,怒道:“好个宋微,好个霍连城,卑鄙无耻的小人,为了一篇文你们竟敢迫害李长歌!还想让宋问之那种事情再度发生,你们做梦!倘若李长歌文心崩碎,我钟离忧必定屠尽你宋家霍家!”

    钟离忧此时无比痛恨这些人,无论到了什么时候,这些人只会为了一己私利而互相内耗,逼死寒门子弟更是常事。

    这些人明明身居高位,为什么不知道为国效力,却只知道互相倾轧,互相迫害。

    但李长歌绝不能枉死在这些龌龊肮脏之人手上!

    “御风行!”

    钟离忧低喝一声,身体凭空而起,朝着文府的方向疾飞而去。

    清河县。

    徐县令愕然的抬头,看着云州城的方向,奇道:“这是怎么回事?为什么会有那么大片紫云?连清河县也看得到,出了什么事了?”

    随即他催动官印,利用官印中的力量看到了白鹿文府中的画面。

    “李长歌状告督学从事郑化,兵曹从事万长河,文府老师宋微,文府学子霍连城……这……到底是怎么回事?谁逼得他告圣状?”

    巨石县。

    石县令重重地锤向身前的桌子,双眼通红,怒吼道:“好可恶!这些人为了一篇文竟然想要害死李长歌?!好个督学使者,这便是督学使者,枉法肮脏,竟联合卑鄙小人逼迫学子,可恶,可恶!气煞我也!”

    “备马!快!我要去白鹿文府,为李长歌作证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你有何冤屈?要告督学使者?”

    白鹿文府上方,那道老者虚影缓缓道,他的声音似乎极远的地方传来,却又清晰无比的传到所有人耳中。

    文府的所有官员、老师都是心中一凛,这位半圣便是大商那位超品小说家。

    李长歌道:“学生在阴官镇写下一篇文章,名为《画皮》,却被霍连城窃夺,不仅如此,身为文报审批官的宋微却无视真假,将《画皮》以霍连城名字登上文报!身为督学使者的郑化不分青红皂白,枉法徇私,认定学子窃文!身为兵曹从事的万长河不公,帮霍连城作伪证!学生请求半圣裁决!”

    他的声音传出,周围的学子都是面露震惊之色。

    李长歌不仅要告宋微,霍连城,竟然连郑督学,万兵曹两位大官也给告了!

    这种魄力谁人能有?

    人群中的云雁秋暗叹,李兄这份魄力非我能及!

    “郑化,此事可是属实?”老人虚影缓缓道。

    郑化上前道:“还请半圣明察!这李长歌品德败坏,卑鄙无耻,窃夺霍连城的文章还敢倒打一耙!但好在霍连城的文章先行登上云州文报,乃是一个证据!除此之外,兵曹从事万长河也能证明《画皮》不是李长歌所写!”

    万长河知道如今已经骑虎难下,拱手道:“圣人明鉴,《画皮》的确不是李长歌写的!”

    “你撒谎!昨日明明是李长歌写的,若不是他的文章,怎么捉得到那只画皮鬼?”萧良走了出来,怒目而视。

    大比班的部分学子也是群情激动,涌上前来为李长歌作证。

    “那《画皮》乃李长歌亲手所写,我亲眼所见,绝无虚言!”

    “李长歌当日救了我们性命,霍连城竟然窃夺他的文章,真是个卑鄙小人!”

    殷教谕道:“李长歌所呈《画皮》比霍连城所呈的多了结尾,两篇对比来看,李长歌的《画皮》更为完整。请半圣查阅!”

    他从怀里取出两张纸,一阵微风吹来,两张纸飞到半空当中。

    那半圣虚影眼睛微眯,却是谁也看不出他的想法。

    郑化脸色微微一沉,道:“圣人明鉴,那李长歌乃是寒门子弟,才疏学浅,何能写出《画皮》?殷教谕所说的《画皮》的结尾,必定是李长歌窃文后再请人补上,以此伪装成自己的著作!我有一个主意,请圣人出题,考究李长歌的学问!”

    萧良等人一听都是暗骂郑化无耻,明明证据已经足以证明霍连城窃文,他却质疑李长歌的才华,让半圣出题,然而半圣的题目哪有那么简单?一旦李长歌答不出,或者答得不好就完了!

    天空中的虚影微微沉吟,说道:“李长歌,我不知你的才学如何,便无法确定《画皮》是否出自你的手。我出三道题,只要你全答对,便是霍连城夺文诬陷,若是你答不出,便证明你腹无点墨,夺文窃书!”

    李长歌拱手道:“半圣请出题。”

    那圣人虚影道:“既是郑化提起出题,第一道题便由郑化来出。”

    云雁秋等人听到这句话,都是脸色大变,第一道题便是让郑化出题,这圣人不是偏心郑化吗?

    而霍连城等人也是面露喜色,半圣这明显是偏袒自己,由郑化出题,不就可以出个难比登天的题目?

    霍连城低声道:“那李长歌极擅作文,不能出小说题目!否则他一定答得上来!我们出对子!”

    对子是小道,他不信李长歌会写小说,还会对对子!

    郑化微微点头,说道:“第一道题,我考你对子!”

    云雁秋等人闻言都是脸色大变,若非半圣在此,便要破口大骂了。

    对子是微末小道,不仅要求平仄对仗,还要考虑意境。

    整个云州都未必能找到几个会对对子的,郑化这样出题简直卑鄙无耻!

    “出吧!”李长歌冷冷道。

    郑化道:“你听着,上联是……”
最新网址:www.weilaitianwang.la
章节错误,点此报送(免注册),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