翻页   夜间
未来天王小说 > 姐姐请自重:我可是小说家! > 第六十六章画皮

    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[未来天王小说] http://www.weilaitianwang.la/最快更新!无广告!

    万长河抱着肩冷冷斜视着,一言不发。

    他不相信连他也看不出真正的鬼,一个区区二品小说家能有什么办法。

    傅先生、石县令、萧良等人都是不放心的向李长歌看去,万兵曹脾气不好,要是李长歌没办法找出真正的鬼,少不了一顿臭骂。

    但是在场的中品小说家都看不出来,李长歌怎么看得出来?

    就算他文气雄浑,可受限于文位,终究不如中品小说家。

    李长歌缓缓取过一只狼毫笔,微微沉吟着,阅读起脑海中的名篇著作。

    他的想法很简单,能用不伤人的办法就用不伤人的办法,若是按万兵曹说的,必定是每个人往身上重重劈一剑。

    而被劈一剑的人虽然死不了,但也会身受重伤。

    万长河见他许久也不动笔,揶揄道:“李大小说家,你这是要作文寻鬼?那好,本官就好好观摩一篇奇文。”

    李长歌道:“万兵曹稍等!”

    他沉思已毕,缓缓下笔,在纸上写出两个字:“画皮”。

    旁边的人看到这两个字都是面面相觑,他想写什么?难道真的想写出一篇文章找到真正的鬼?

    李长歌迅速下笔,而石县令站在李长歌身边,边看边念了出来:

    “阴官王生,早行,遇一女郎,抱襆独奔,甚艰于步。急走趁之,乃二八姝丽。心相爱乐,问:“何夙夜踽踽独行?”女曰:“行道之人,不能解愁忧,何劳相问。”

    这第一段出来,周围的人都是暗暗摇头,这几句毫无文采,通俗极白,也不过如此。

    石县令继续念下去:

    生曰:“卿何愁忧?或可效力,不辞也。”女黯然曰:“父母贪赂,鬻妾朱门。嫡妒甚,朝詈而夕楚辱之,所弗堪也,将远遁耳。”问:“何之?”曰:“在亡之人,乌有定所。”

    生言:“敝庐不远,即烦枉顾。”女喜,从之。生代携襆物,导与同归。女顾室无人,问:“君何无家口?”答云:“斋耳。”女曰:“此所良佳。如怜妾而活之,须秘密勿泄。”生诺之。乃与寝合。

    万长河轻轻哼了一声,这几段的意思是阴官镇的王姓书生,在路上遇上一个十六岁的少女,听少女说自己无家可归,于是把少女带到自己的书斋养着。

    “平平无奇。”万长河心道。

    李长歌继续书写:

    偶适市,遇一小说家,顾生而愕。问:“何所遇?”答言:“无之。”小说家曰:“君身邪气萦绕,何言无?”生又力白。小说家乃去,曰:“惑哉!世固有死将临而不悟者。”生以其言异,颇疑女;转思明明丽人,何至为妖,意小说家借魇禳以猎食者。无何,至斋门,门内杜,不得入。心疑所作,乃逾垝垣。则室门亦闭。蹑迹而窗窥之,见一狞鬼,面翠色,齿巉巉如锯。铺人皮于榻上,执彩笔而绘之;已而掷笔,举皮,如振衣状,披于身,遂化为女子。”

    万长河脸上动容,站直身子,这一段的意思是王生遇上一个小说家,小说家告之他有邪气萦绕,王生不相信,结果回家的时候发现房门紧锁,翻墙去看时,竟然发现一个恶鬼在桌上画皮,并将人皮彼在自己身上,变成貌美女子。

    这一段直接打破了开头的平和,字里行间充满了一股惊悚,令人提心吊胆!

    简直绝妙!

    街道上静了下来,学子们代入自己,便觉得不寒而栗。

    石县令眼睛睁大,目光紧紧注视着纸面,低声道:“又一篇传世著作!若是这篇著作结尾写得好,必定能成万人追捧!甚至百万追捧也未必不可能!”

    而傅先生也发现人群中似有一股血气弥漫而出,惊讶道:“厉鬼快现形了!这篇文描述的便是那厉鬼!”

    李长歌继续书写:睹此状,大惧,兽伏而出。急追小说家,不知所往。遍迹之,遇于野,长跪乞救。……一更许,闻门外戢戢有声,自不敢窥也,使妻窥之。但见女子来,望拂子不敢进;立而切齿,良久乃去。少时复来,骂曰:“匹夫吓我。终不然宁入口而吐之耶!”取拂碎之,坏寝门而入。径登生床,裂生腹,掬生心而去。妻号。

    李长歌写到这里的时候,在场的众人纷纷脸上变色,注视着李长歌。

    石县令忍不住道:“此文情节离奇,却又理所当然,耐人寻味!先写王生贪色带一女郎回到书斋,展开情节,接着写小说家指其遇邪,塑造悬念,再然后写悬念解除,王生窥见厉鬼画皮,情节顿生波澜,更是令人感到惊悚!而写恶鬼裂王生之腹掬其心脏,则是体现出厉鬼的凶残恐怖!”

    傅先生道:“悬念横生,波澜迭起,此文简直是勾魂摄魄!此文必定能成为万人追捧之作!”

    在场的小说家都是面露赞叹之色,看向李长歌的眼神充满了惊讶。

    这篇文实在是好,可最绝的是竟是李长歌临时的著作。

    万长河眼睛蓦地一亮,朝着人群当中看去,只见一个壮汉身体抽搐了起来,身上皮肤一块接着一块往地上掉,一股汹涌的血气涌将出来。

    “他就是鬼!”

    石县令纵身而起,张口叫道。

    学子们,村民们纷纷脸色剧变,往后退开。

    那厉鬼一边抓着身上的皮肤一边大叫。

    而这个时候李长歌也写到了全文的高.潮之处:妻号。婢入烛之,生已死,腔血狼藉。……小说家曰:“即是物矣。”遂与俱往。仗木剑,立庭心,呼曰:“孽魅!偿我拂子来!”妪在室,惶遽无色,出门欲遁。小说家逐击之。妪仆,人皮划然而脱,化为厉鬼,卧嗥如猪。小说家以木剑枭其首。身变作浓烟,匝地作堆。小说家出一葫芦,拔其塞,置烟中,飗飗然如口吸气,瞬息烟尽。小说家塞口入囊。共视人皮,眉目手足,无不备具!

    纸上仿佛有一股力量透纸而出,朝那厉鬼涌去,环绕在它周身。

    那厉鬼身上的人皮就跟融化了一下迅速往下掉,露出狰狞庞大的鬼躯,厉声叫道:“啊!坏我形躯!我要杀了你!”

    猛地纵身朝李长歌扑来!

    “孽畜找死!”

    三位中品小说家齐齐出手,三道文气宝剑轰然斩去!
最新网址:www.weilaitianwang.la
章节错误,点此报送(免注册),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