翻页   夜间
未来天王小说 > 姐姐请自重:我可是小说家! > 第四十一章百磬千钟

    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[未来天王小说] http://www.weilaitianwang.la/最快更新!无广告!

    随着李长歌朗声诵来,白鹿文府内的百磬千钟似乎被他的诵读声所影响,竟然微微震动起来,这种无规律的震动不但没有成为噪音,反而组成了一首美妙的乐曲,令人陶醉其中。

    白鹿文府的讲师们纷纷抬头,又兴奋又诧异的聆听着。

    “有奇文出世,牵动了文府的钟磬!”忽然,一个讲郎惊喜的叫道。

    其他讲郎纷纷起身,朝着外面望去。

    文府之外,学子们陶醉在名篇《师说》当中,而邓公孝,林锋脸色惨白,瘫坐在地上,身体颤抖,气息萎靡。

    冷禅同样陶醉在这一篇名篇之中,心中暗道:“今日得到《师说》,十年内必证得七品!”

    随即看了邓公孝,林锋两人一眼,摇了摇头道:“真是自取灭亡!”

    旁边的学子满脸赞叹之色:

    “弟子不必不如师,师不必贤于弟子。闻道有先后,术业有专攻。此句是全文的点睛之笔!”

    “高品数学家怎么就不能向低品小说家请教学问了?两人的术业不同,知识也不同。”

    “此篇虽非小说,然而却句句精妙。我商国文人便是不肯向别人请教,认为有耻于自己的声名,方才使得文坛青黄不接。”

    “嘿,你们看邓公孝,林锋两人,这下子彻底完了。”

    “昨日的《犬奸》只是损了他们的声名,今日《师说》一出,他们便彻底毁了。谁叫他们非要和李长歌为难呢。”

    李长歌见门口的人越来越多,向冷禅道:“冷先生,我们先进去吧!”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当下李长歌,冷禅,萧良,云雁秋等人都回到大比班中,文府中很快就有不少闻讯出来的讲郎,纷纷抓住旁边的学子问道:“刚才是不是有人在门口做了一篇奇文?”

    “钟磬同鸣,一定是极佳的小说,那篇小说在哪里?”

    待得到学子们的回答后,那些讲郎便都懵住了。

    “不是小说,而是一篇议论文?”

    “议论文怎么会牵动文府中的百磬千钟?”

    一个学子道:“我刚刚抄下了《师说》。”

    刚才他脱下衣服记了下来。

    一位讲郎忙道:“给我看看!”

    接过衣服后便迅速阅读了起来,脸上的神情也由激动转变为凝重,再为凝重转变为恍然大悟。

    忽然间,那位讲郎放声大笑:“闻道有先后,术业有专攻,如是而已……我一直以为耻学于师,认为跟弟子学习是一件很可耻的事,如今想想简直愚昧至极!倘若我愿意向学生学习,只怕早就不是四品小说家了!”

    其他讲郎也从学子那里得到了《师说》,有激动的,有懊悔的,也有惭愧的。

    “巫医乐师百工之人,不耻相师。士大夫之族,曰师曰弟子云者,则群聚而笑之……这说的不是我们吗?那日我听说冷禅认李长歌为师,向他学习算术,仍然嘲笑于他,如今看来,我才是可笑的。”

    “此篇虽非小说,却有利于商国文坛。”

    那些学子只知道《师说》好,但不知道哪里好,讲郎们却知道《师说》一出,必定改变如今商国“耻学于师”的陋习。对商国文人的帮助比写出一本万人追捧的小说还要多得多!

    忽然有人问道:“李长歌为什么会写出这一篇《师说》?”

    一个学子指着仍然瘫坐在地上的邓公孝和林锋,说道:“他们不满于李长歌才识盖过他们,因此攻讦李长歌,才逼得他作出《师说》反击。”

    那人骂道:“猪狗不如的东西!身为我商国文人,不去想如何写好小说为商国争光,整天搞窝里斗!若非已是文心崩毁,我一定要口吐文气宝剑将他们斩杀!”

    旁人这才知道,开口这人竟然是个五品小说家!

    五品小说家,文气如溪,能口吐宝剑斩敌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与此同时,府君殿中,钟离忧站了起来,目光炯炯,精神大振,说道:“百磬千钟同鸣,果然好一篇《师说》!此文如常山蛇势,救首救尾,段段有力,其行文错综变化,反复引证,似无段落可寻。一气读之,只觉意味无穷。真乃一篇好文!”

    “我今得此文,十年内必定证得八品!”

    钟离忧坐了下来,重复念诵着《师说》,每念一次,他便感觉自身的文气在不断膨胀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李长歌回到大比班中,发现绍惠也跟着进来,才想起她也是大比班的学子。

    “李兄,你这篇《师说》写得太好了!”

    “可惜你没有写在纸上,否则一定会出现妙笔生花的!”

    萧良和云雁秋看着李长歌兴奋道。

    绍惠看着李长歌也是美目异彩纷呈。

    李长歌忍不住道:“你们不要这样看我了,怪不好意思的。”

    所有人都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李长歌向绍惠郡主道:“今日多谢郡主相助。”

    若非绍惠郡主提出要拜李长歌为师,这件事还没那么快解决。

    绍惠郡主却是微笑道:“我说要拜你为师可不是说说玩的,从今以后,你便是我的老师了。”

    李长歌愕然,说道:“原来郡主当真的?”

    绍惠郡主道:“自然无假!你的《神雕》登报时我便看过了,深受启发,你理应是我的老师。何况我还要向你请教诗词的学问呢!”

    “诗词?”李长歌微微一愣,这个世界小说家为尊,诗词虽然也被很多人喜爱,但毕竟视为小道,不加深研,没想到绍惠郡主居然想学诗词。

    “我对诗词也是一知半解……”李长歌摇了摇头道。

    “不对,李兄,你在《神雕》中便写了不少诗词,怎会一知半解?”

    “长歌兄,你便教教我们做诗吧!”

    “对!快教我们做诗!”

    其他学子纷纷道,他们未必想到学诗,只是绍惠说了想学习诗词,便纷纷起哄。

    这时候傅先生走了进来,李长歌忙道:“傅先生来了,我们先上课吧!”

    谁知傅先生却是面露微笑说道:“别看我,我也很想听你讲解诗词。你《师说》一出,我也想向你学习。”

    李长歌顿时一脸哭笑不得,他哪会讲解什么诗词啊,至于《神雕》当中的诗词那也不是他写的啊!

    绍惠郡主微笑着眨了眨眼,说道:“李先生,便教教我作诗嘛!”

    旁边的学子顿时有些震惊,以往绍惠郡主前来上课,可从来都是不苟言笑的,今日这语气竟然有些撒娇的味道。
最新网址:www.weilaitianwang.la
章节错误,点此报送(免注册),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