翻页   夜间
未来天王小说 > 姐姐请自重:我可是小说家! > 第三十六章赠妾

    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[未来天王小说] http://www.weilaitianwang.la/最快更新!无广告!

    学子们群情激动,醉仙阁的花魁身价极高,尤其首席花魁林仙儿更是远近闻名,听说此女歌舞一绝,尤擅萧技。

    平日哪怕是打个茶围也要五六两银子,更别说看林仙儿唱歌跳舞了。

    至于睡花魁那更不是普通的学子能做到的。

    一些人则是想邓公孝不愧是望族,给花魁赎身起码也要花两三千两,何况林仙儿这种头牌,只怕还要翻倍。

    李长歌也有些好奇古代的花魁长什么样,抬起头看着台上。

    随着一阵轻盈的脚步声传来,一个穿着青色修身长裙,披着轻纱的美貌少女便走了出来,盈盈行了一礼。

    不少人都看得呆了。

    李长歌则是没有那么大的反应,可能是前世在网络上也看过不少美女,他觉得林仙儿虽然很漂亮,但却没有到惊艳的地步。

    固然胜得过家里的小婢女虞雨虞晴,却不及李采薇之温柔可亲。

    李长歌轻轻摇头,心说此女绝对配不上林仙儿这个名字,亏自己还抱了很大的期盼。

    等自己写出那本著作,达到千万人追捧后,就把那个林仙儿给召出来看看。

    “仙儿,便跳你最擅长的那一支舞吧。”邓公孝笑道。

    “是。”林仙儿娇滴滴的道。

    另有歌妓当即在中间搬出一个位置,学子们也纷纷后退欣赏。

    林仙儿当即走到正中,然后在乐姬的奏乐声中跳起舞来。

    她扭动娇柔的柳腰,跳着柔美的舞蹈。

    学子们看得如痴如醉,目光紧紧盯着场中的林仙儿。

    李长歌用欣赏的目光看着,看着看着就有些失望,不会边跳边掉衣服啊……

    好吧李长歌承认自己还是庸俗了,欣赏不了这些舞姿。

    花魁就算从事那种职业也不会在大庭广众之下赤身裸.体。

    “李兄觉得怎么样?”旁边萧良笑了笑道。

    李长歌道:“尚可。”

    萧良道:“尚可?李兄眼光真高。”

    李长歌微微一笑,心说等你见过采薇姐就知道了。

    他看着正在跳舞的林仙儿,心里却想着李采薇,不禁有些失神。

    邓公孝向李长歌看去,发现他这副神情,忍不住微微冷笑,心中暗道:“李长歌,我就不信你不上勾!霍连城被你当众羞辱,我势必要为他报仇,让你名声一落千丈,文心崩毁!”

    这时候林仙儿一舞结束,抚着胸口微微喘息,便盈盈一笑。

    不少学子都看得眼睛直了,恨不得挖出来塞进去。

    这时候邓公孝朝李长歌走来,笑道:“李兄,我这仙儿舞跳得如何?”

    李长歌道:“尚可。”

    那林仙儿当即偷笑道:“我适才瞥见这位相公看我看得目不转睛,原来在相公眼里,只是尚可。”

    旁人顿时笑了起来,有向李长歌投去不屑的目光的,也有向他投去嘲弄的目光,有的则是满是敌意。

    邓公孝哈哈笑道:“仙儿,你不知这李长歌乃是云州麒麟子,眼界自然极高,能得他一声尚可,已是极大的赞誉。”

    李长歌不知道邓公孝要出什么招,当即沉默不语。

    林仙儿一脸惊讶的表情:“李相公乃是云州麒麟子?”

    邓公孝道:“仙儿啊,你有所不知,李兄当日院试,一篇《神雕》夺得案首,接着连上云州文报,此后更是三报齐上,扬名全云州!而他本人,还只是一介寒门学子!据说家徒四壁,一穷二白,却依靠着努力一路走到当今的位置。”

    林仙儿顿时惊呼道:“原来你就是李长歌!仙儿早就听过你的名字了。”

    学子中也有些感觉到不对了,邓公孝夸李长歌就夸,还要说人家家徒四壁,一穷二白,这不是故意戳人痛点吗?

    李长歌脸色微微一沉,说道:“邓兄什么意思?捧杀不成,就讥讽我的出身?”

    邓公孝便急忙道:“李兄我没有那个意思,我怎会讥讽你是寒门学子?你虽是寒门学子,却胜过我们这些名门望族弟子甚多,我等怎敢瞧你不起?”

    这番话顿时让很多人更加仇视李长歌,向他射去不善的目光。

    李长歌目光微动,这是图穷匕现了?难怪来的这些学子大多是名门望族的,果然是针对自己的酒席啊!

    想想可知,一个寒门学子却胜过名门望族弟子,必定会让不少望族弟子产生仇视的心理。

    萧良大怒道:“邓公孝,你阴阳怪气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真的没有阴阳怪气,哎呀,是我不会说话!我自打嘴巴子,李兄千万别生气!”邓公孝连忙道歉,却没有真的动手打自己的脸,说道:“我其实是想说,我见李兄毕竟属寒门,尚无侍妾,既然能瞧得上仙儿,而仙儿又崇仰李兄久矣,我愿将仙儿送给李兄。”

    林仙儿顿时害羞的捂着脸。

    这句话一出,就连萧良也以为邓公孝是不是只是不会说话,本无意讥嘲李长歌,毕竟林仙儿身价极高,邓公孝赎为自己的侍妾,如今以侍妾送人,便是在表达善意。

    房间中的学子顿时露出了羡慕嫉妒恨的眼光。

    云雁秋低声道:“李兄,也许邓公孝真的只是说错话,你别怪罪他。”

    李长歌面无表情,其实心里却厌恶极了这种行为,把小妾送人?恶不恶心啊!

    他突然想起冯梦龙《情史类略》的一个记载,苏东坡小妾极多,曾经把自己的侍妾春娘赠给友人,只为换取一匹白马。当时春娘还怀着身孕,听到苏东坡的决定后便羞愤撞树而死。

    古人把小妾当货物,说送人就送人。

    这时候邓公孝身后一个学子突然道:“邓兄愿将爱妾赠予李兄,足见盛情,李兄也应著作一篇小说,相赠邓兄。若来日记载于史书,成就一桩美话,岂不妙哉?”

    “对,就应该这么做!”

    “长歌兄,你便不要吝啬笔墨了。”旁人纷纷起哄道。

    李长歌看了邓公孝身后的学子,认出当日在食堂中曾和霍连城在一起,叫做林锋,顿时心中一片清明:“原来如此!好计谋!说是赠我小妾,如果我信以为真,收了林仙儿并写下小说相赠,不久后便会传出邓公孝赠予寒门学子李长歌一名妾室,这是借我美化他的文名!甚至能以此打击我!试问如果林仙儿给我当妾不久就突然撞墙自杀,别人会不会说我百般折磨,让她不堪重负,从而自杀!我就会被千夫所指!”

    “难怪我一进来先捧我,如果我真的上当被捧得飘飘然,坐到上首的位置,接着邓公孝再赠妾,成就他的美名,再设法让林仙儿自杀,我就会跳进黄河也洗不清……即便我现在拒绝了,他们也能抹黑我,说我看不上他们名门望族,说我假清高。如果我写文回赠,甚至会被他们做文章攻伐我,写得好必定会说我为了一个妓女写小说品德败坏,不堪重用,写得不好说我文采有限,亦能借此污蔑我。”

    李长歌很快就想清楚邓公孝、林锋等人的意图,眼光微动,这个局自己该怎么破?

    萧良、云雁秋等看得没那么清楚,但也觉得有些不妙,面露担忧的神色。

    李长歌道:“邓兄盛情难却,但林姑娘乃是邓兄的爱妾,李某岂能夺人所爱?夺人所爱者,不是君子所为!”

    听到这番话,萧良忍不住道一声“好!”

    邓公孝脸色微微一沉,向林仙儿看了一眼。

    林仙儿泫然欲泪道:“难道李相公看不上仙儿?是了,李相公才贯云州,怎能看得上仙儿这种蒲柳之姿?只怪仙儿于这种烟花柳巷之地长大,李相公看不上仙儿也是情有可原……”

    李长歌眉头一皱,心中一沉,果然没有那么好化解。

    不少学子顿时向李长歌怒目而视。

    林锋骂道:“好你个李长歌,我本以为你能写出《神雕》此等著作,必定是超尘高人,眼界不会如此狭窄,没想到你竟然嫌弃林仙儿出身青楼!枉邓兄盛情相赠,却如喂了狗一般!你一介寒门子弟,有什么资格嫌弃仙儿!”

    邓公孝忙道:“林锋兄别这么说,既然李兄看不上我等,就请离开吧,都怪我,不该邀请李兄的。李兄能写出《神雕》,将来必定是入云龙,岂能与我们这些鲫鱼般的学子为伍。”

    林锋道:“我看他的《神雕》也是故弄玄虚!若我写文,便绝不会用那种吊人胃口的写法,只有那些文采有限之人会这么做,殊不知那是竭泽而渔!哼,此人不敢当众写文,当真徒有虚名。”

    萧良怒极起身,说道:“你们……你们实在可恶!”

    李长歌看着他们一个唱红脸一个唱白脸,只觉得非常好笑,忍不住笑道:“好个鸿门宴,一个唱红脸一个唱白脸有意思吗?罢了,林仙儿我不需要,但既然你们要我写文相赠,我便写文相赠好了!只希望你们不要后悔!”

    邓公孝大喜,这李长歌终究还是中计了,当即笑道:“我绝不会后悔。”

    林锋也是叫嚣道:“好,文房四宝在此,你写啊!”

    当即有人取来文房四宝。

    李长歌拿笔在手,看着邓公孝等人,冷笑了一声,既然你们要自取其辱,那就别怪我笔下无情。

    当即,他挥笔在纸上迅速写了起来!
最新网址:www.weilaitianwang.la
章节错误,点此报送(免注册),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