翻页   夜间
未来天王小说 > 姐姐请自重:我可是小说家! > 第二十五章文气六境

    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[未来天王小说] http://www.weilaitianwang.la/最快更新!无广告!

    晚上六点多时,马车已经来到云州城城门口。

    李长歌抬头看着云州城,只见城墙青石垒成,高达五六丈,巍然屹立。

    城门大开,远远可见城中屋舍俨然,城门两侧均有持戟士兵。

    进城时士兵稍微盘问了一下后便放他们进去。

    李长歌前往同福茶馆寻找阿福。

    阿福早在数日前便先来到城中,见到李长歌后便带着他们前往租赁的屋子。

    一路走去,李长歌发现云州城比清河县繁华许多,虽然比不上前世的高楼大厦,但路两边的屋宅也是栉比鳞次,装饰华丽。

    “如果以后有钱了可以在这里买个宅子长住……云州城的治安比清河县好太多了!”

    云州城乃是云州的主城,也是政治中心、商业中心,哪怕是夜晚路上却依旧灯光灿烂,而且随处可见衙门的差役在巡逻。

    听到李长歌的话,阿福笑道:“李案首不必买宅子,都有人送你。”

    李长歌道:“这话何意?”

    “你不知道,这云州城看你小说的人很多,其中不缺一些名门望族,一些人爱极了你的《神雕》,如果让那些人知道你想要买座宅子,肯定有很多人想要送你。”阿福说道。

    阿福先来云州城数日,很清楚一些人对于《神雕》的迷恋已经到了疯狂的地步。

    李长歌心说给我送宅子不知道,但送刀子的人肯定很多。

    很快阿福就带着他们来到西边一条石巷,走到一座宅子前。

    这是一座二进的宅子,面积比李惟送给自己的小了许多,当然,要是放在前世依旧属于豪宅。

    进入宅子后,李长歌让司虎把马车牵到马槽喂草,吩咐虞雨虞晴两姊妹做饭。

    吃晚饭时,李采薇说道:“长歌,我们今天共收了一百三十多两程敬,再加上上次别人给的贺金,现在有两百多两了。”

    李采薇说这话时眼睛闪烁着兴奋的光芒,她一辈子都没见过这么多银两。

    李长歌笑道:“两百多两不算多,采薇姐好好收着。”

    李采薇吐了吐舌头,说道:“两百多两还不算多啊?要是没有长歌,我一辈子也没见过这么多银两。”

    李长歌微笑道:“以后我还会赚得更多的,现在你只需要在家里享受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《神雕》如此受欢迎,等《神雕》成功出书,一定能够大卖!

    不过要怎么卖他还要再想想。

    李采薇道:“在家享受?姐姐可不能一直让你养着!”

    李长歌认真道:“没有采薇姐,就没有李长歌,以前都是采薇姐养的我,以后我赚钱养采薇姐就行了!”

    “净乱说!姐姐还能让你养一辈子?”李采薇嗔怪道。

    李长歌微笑道:“养一辈子就养一辈子,我保证把采薇姐养得白白胖胖的!”

    “乱说!”李采薇板着脸道。

    旁边的虞晴笑道:“少爷和小姐关系真好,就像亲姐弟一样!”

    听到这句话,李采薇微微一笑,心里忽然想到,自己和长歌其实并不是亲姐弟。

    李长歌吃过晚饭后,便来到书房中,思索着接下来应该做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过几天便是到州文府上学的日子,州文府好像叫白鹿文府。没想到在这个世界也要上学……不过上学还是有必要的,我虽然能根据脑中的名著写出几本万人追捧的书来,但想要考三品小说家,乃至四品小说家可没有那么容易……三品、四品还需要了解这个世界的著作与名人……”

    “到白鹿文府前要先去拜访文府的殷教谕,徐县令给了我推荐信……”

    坐了一天的马车,李长歌已经有些疲惫,带着思索很快就进入了梦乡。

    第二日一早,李长歌吃过早饭后便带着司虎前往殷府,准备拜访殷教谕。

    教谕并不是人名,教谕是官名,在大商国是七品官员。

    殷教谕叫殷鹿山,是文府的首席讲师,除府长外,便是文府地位最高的人。

    官阶甚至比徐云还高上一些。

    殷府门前并没有石狮坐镇,上面只有一块牌匾,上书“殷府”二字。

    李长歌来到门前敲响门环,很快里面就走出了门房,打量着李长歌和司虎。

    李长歌递上书信,说道:“在下清河县李长歌,请来拜访殷教谕,这是清河徐县令给我的书信。”

    “你在这里等着。”门房收过书信便往里走,过了一会儿,里面传来一个温和的笑声:“这便是写出《神雕》的李长歌吗?”

    李长歌抬头一看,只见一个穿着青衫的中年男子笑着走了出来,男子面相宽厚,举止中却有一股凛然的威严。

    “学生便是李长歌,见过殷教谕。”李长歌急忙拱手行礼。

    “好个李长歌,你那篇《神雕》我看了,同阶的小说家没有一个能比得上你!你不知道云州城的多少学子因为你的《神雕》而疯狂。”殷鹿山笑道:“来,进来坐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李长歌跟着殷鹿山来到客厅,司虎也是跟在身后。

    分宾主坐下后,殷鹿山笑道:“李长歌你可知道你如今被人称为清河麒麟子,你的《神雕》两次上云州文报,你的大名早在白鹿文府中传得沸沸扬扬了,不过许多学子都对你恨得牙痒痒。”

    李长歌装作一脸茫然的样子:“这是为何?”

    “他们都说你故意吊人胃口,还把小龙女写得那么惨……我本来这些人夸大了,看过你的《神雕》后,却发现他们骂得对!”殷鹿山笑道。

    李长歌讪笑道:“殷教谕也觉得这样写不好?”

    殷鹿山却是摇了摇头,说道:“这种写法让人觉得很生气,可偏偏让人期待后面的剧情,反而让你的书吸引了不少读者,九鼎大陆这么多年来,从未有人这么写过。这种写法你是怎么想到的?”

    因为前世的那些狗作者们都这么做,而且不仅不以为耻,反以为荣……李长歌腹诽道。

    “那日学生考院试时,时间快结束时故事仍然没有写完,只能在最精彩的部分断掉,却没想到很多人都觉得欲罢不能。”李长歌道。

    殷鹿山听完哭笑不得。

    这时,后面走出一个白面少年,这少年穿着一身白衣,脸上带着微笑,眼神带着一股淡淡的倨傲。

    “老师,这位是?”白面少年看向李长歌。

    殷鹿山介绍道:“他便是写出《神雕》的小说家李长歌,长歌,她是我的门生禇云眠。”

    李长歌正诧异一个男人怎么用禇云眠这个女性名字,就发现白面少年并无喉结,而且长相过于阴柔,原来是女扮男装。

    他想起大商国男女尊卑很大,女人基本不能读书识字,这个禇云眠可能是什么名门望族的女儿,因此女扮男装,拜殷鹿山为师。

    “见过禇小姐。”李长歌道。

    禇云眠露出诧异的神色:“你怎么知道我是女的?”

    李长歌心说我看你就不像很聪明的亚子。

    禇云眠也没再多问,笑着坐在一张太师椅上面。

    殷鹿山微笑道:“徐云的书信我看过了,你这次来云州城,可是打算到白鹿文府入学?”

    李长歌道:“正是。”

    殷鹿山很是开心,说道:“你是二品小说家,该到白鹿文府入学。白鹿文府的学期是两至三年,入学期间,当随讲师学习,锤炼文气,有时会随讲师出门抗击妖魔。这几日你便可到白鹿文府入学。”

    李长歌眉头一皱,摇了摇头道:“两至三年?太长了,学生并不打算在文府读两三年书,学生只想留在文府三个月。”

    殷鹿山眉头一皱,说道:“三个月?白鹿文府从无前例!你为何只读三个月?”

    那禇云眠也是秀眉一挑。

    李长歌道:“我打算今年便去考四品小说家。”

    殷鹿山一愣,还未说话,禇云眠便抢先道:“在州文府读三个月的书便想考四品小说家,你当自己是云州麒麟子么?偶尔写出一两篇好的小说,未必便能写出第三篇!何况还是考四品小说家!”

    殷鹿山道:“云眠!你不是还有书未背吗?回去背吧!”

    禇云眠撇撇嘴道:“考上二品小说家也没什么了不起的,要不是我不能去考试,早便是二品小说家了……就算他写了一两篇文,文气又有多少,能达到碗境吗?最多也便是盏境罢了!”

    殷鹿山瞪了禇云眠一眼,说道:“云眠!”

    禇云眠知道老师生气了,撇了撇嘴起身离开。

    殷鹿山转过头来,看向李长歌道:“你刚成小说家,文气只怕未必丰盈,今年便参加秋闱只怕不易……但徐云很看重你的文章,我可以为你安排在大比班,和今年准备参加秋闱的学子一起学习。”

    “学生多谢殷教谕。”李长歌道。

    殷鹿山微笑道:“若是你今年便能考上三品,乃至四品小说家,必定是大商百年来的第一位同年四品的小说家!”

    李长歌想了想又问道:“殷教谕,不知那盏境,碗境是什么?”

    殷鹿山微微一愣,随即便解释了起来。

    小说家的文气有雄浑、薄弱之分,区分为六个境界:盏、碗、溪、湖、海、无量。

    盏境对应一、二品,此时文气如同杯盏之水;

    碗境对应三、四品,文气如碗中之水;

    溪境对应五、六品,文气如同溪流;

    湖境对应七品,文气如同湖泊之水;

    海境对应八品,文气似大海之水;

    无量境对应九品,此时文气无量,取之不尽用之不竭。

    文气的境界一般对应着小说家的品阶,但在九鼎大陆上,也有一些妖孽能在低品阶时便拥有雄浑的文气,但那终究是少数。

    正如李长歌是二品小说家,体中文气便如杯盏之水。
最新网址:www.weilaitianwang.la
章节错误,点此报送(免注册),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。